央廣網長沙6月9日消息(記者薑文婧)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6月2號凌晨,在湖南長沙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一名肺癌患者因為搶救無效死亡,患者家屬竟然毆打了主管醫生和一名懷孕5個月的護士,導致護士出現先兆性流產徵兆,病房也被患者家屬給砸毀。
  截至目前,事件已經過去一個星期,其間各種傳聞紛至沓來。針對打人者是公務員的傳聞,湖南省人大常委會第一時間作出回應,他們表示,如果涉及人大機關幹部,省人大決不姑息,決不護短。
  那麼對於其他一些傳聞和說法,真相到底是什麼?
  事情發生以後,死者家屬和醫院雙方各執一詞,對整個案件描述出現兩個版本,在長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介入立案調查以後,公安局方面的說法,也成了公眾最關註和期待的。
  6月7號晚上,長沙市公安局發出通報,這份通報稱,2號發生在湖南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醫患糾紛案,目前查明患者家屬情緒激動中有推打醫護人員及逼醫生下跪行為,長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已經對涉嫌尋釁罪的歐陽某某予以刑事拘留。
  據湖南省湘雅司法鑒定中心的醫院鑒定,醫生王某和護士唐某傷情未構成輕微傷。另外,通報全文還陳述了公安部門接到報案之後所掌握的視頻經過,對於公眾十分關心有沒有打人,以及打人者的身份,通告里說,在當時患者搶救無效死亡之後,個別家屬認為醫院方有失職行為,當場情緒失控,推打了值班醫生王某,護士譚某以及保安付某,而被刑事拘留的的家屬歐陽某某是死者的堂姐,在整個事件過程中,多次在病房和辦公室地點推打值班醫生王某,並強行將王某拖到死者的病床前,向死者下跪數分鐘,但是整個通報中間並沒有提到之前大家都特別關註的人大機關公務員,而公安部門表示,目前整個案件還在調查之中,沒有透露更多的細節。
  之前醫院方面在接受多家媒體採訪的時說,家屬方有三個人對醫生、護士進行多次毆打,並且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其中一個人說,“如果我不是公務員。我今天就把你打死”這樣的言論,正是這樣的言論,牽動了大家敏感的神經,引起了網友的人肉搜索,經過人肉搜索,網友指認這個涉打人的家屬是湖南省人大常委某下屬機構的一個公職人員歐陽富勝,但是當時這個死者妻子,還有歐陽富勝的妻子接受媒體採訪,按照他們的說法說他們並沒有打人,而且當時也沒有說過這句話,他們當時只說“我是什麼地方的公務員,你們不要欺負外地人。”所以,在醫院和家屬方,他們兩個說法中間,很多細節包括一些關鍵性事實上都出現了不一樣的版本。
  今天在公安局通報出來之後,大家也都註意,醫生王某和護士譚某的傷情並沒有構成輕微傷,醫院給他陳述診斷的是顱腦損傷,腦震蕩,頭皮血腫,多處多發性的軟組織挫傷,還有耳鳴、聽力下降等等,然後對護士譚某描述是造成先兆性流產,而且卧床不起,情況不容樂觀,和這個陳述出現很大出入,所以目前事件的疑點還是集中在打人到底有沒有把醫生和護士打傷,歐陽富勝有沒有參與到打人的行為之中。
  記者剛剛採訪了湖南省湘雅司法鑒定中心主任蔡繼峰,同時他也是中南大學醫學院法醫系副院長,他解釋了“關於未構成輕微傷”的概念。蔡主任解釋,輕微傷是司法鑒定上的一個概念,可能跟普通人理解的受傷是兩個範疇,兩個概念。比如未構成輕微傷,並不代表沒有受傷。根據我國從今年1月1號開始實施的最新人體損傷鑒定標準來進行鑒定。比如有一條關於挫傷,人體皮表必須出現超過15平方釐米的挫傷面積才能夠構成輕微傷標準。比如醫生王某身上可能有一些挫傷,但是他的挫傷面積並沒有達到剛纔說的這個數字,所以無法構成挫傷。另外,他舉例,先兆性流產有一系列客觀標準,如果沒有達到這個標準,在鑒定裡面就不會出現先兆性流產的描述,所以,在他們的鑒定中提到未構成輕微傷,並不等於大家所理解的沒有受傷。
  根據我國現有標準,只能說明說他們還沒有達到輕微傷的標準,目前他們這一份鑒定也已經提交給公安部門,至於公安部門的最後的定論和結論可能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公眾才可以瞭解到事情的全貌和真相。
  我們希望真相能夠早日浮出水面。被打的醫生在在採訪時表示,被打的時候連畜生都不如。我們很難想象這個學醫生,苦讀了這麼多年的醫生,終於走上了醫生的崗位,能夠醫者人心,卻產生了這樣的感受,不知道被傷了心的醫生還有沒有餘力去呵護別的人,這一點值得所有的人反思。   (原標題:長沙患者家屬毆打醫生和懷孕護士被刑拘)
創作者介紹

空間規劃設計

dw18dwpm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