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EICU病房,潔白的床單,年輕的臉龐……26歲開封女子李東鳳靜靜地躺在省武警總醫院的病床上,雖然意識清醒,但肺部纖維化已讓她呼吸艱難。
  兩周前,她因瑣事與丈夫爭吵後喝下了“百草枯”。現在,呼吸衰竭的她已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此時,悔恨不已的李東鳳最牽掛的,是兩個年幼的孩子。而她的父親則跪地乞求:只要女兒能活下來,即使是為女兒做換肺手術,他也願意。
  專家表示,不少農村人對“百草枯”認識不夠清晰。其實,農藥上標註的“低毒”是對植物而言的,但對人來說是劇毒農藥,“‘百草枯’喝一口,就要人命,而且無藥可救!”
  釀出悲劇 |夫妻拌嘴,妻子一氣之下喝了“百草枯”
  11月13日,家住開封市鼓樓區仙人莊鄉的李東鳳和丈夫發生了爭吵,原因是今年他家養的五六十頭生豬又賠錢了。
  “當時她說要買衣服,我說不買,隨後我們就又吵到養豬賠錢的事。吵著吵著,她竟轉身回屋拿瓶農藥喝了下去。當我發現時,她已經喝了一口。”李東鳳的丈夫回憶起妻子喝藥時的情景,眼淚奪眶而出。
  家人立即撥打120求助,但李東鳳被送到解放軍155醫院後,眾親屬才明白服用“百草枯”的嚴重後果。
  “想著她洗洗胃就過來了,沒想到事情會這樣。”丈夫懊悔地說,由於病情惡化太快,他們多方打聽,最終將妻子送到了省武警總醫院。
  昨日下午,記者在省武警總醫院急診科EICU病房見到李東鳳時,她戴著呼吸面罩,臉色蒼白,靜靜地躺在床上。身旁的父親則難掩悲傷:“昨天晚上的血氧飽和度已經接近了0,當時醫院就下了病危通知書。她才26歲,自小沒娘,是我把她拉扯大的。現在成了這個樣子,我心裡跟刀割一樣……”
  據瞭解,李東鳳兩口家境貧困,兩個女兒一個4歲,一個才2歲。“只要能讓她多活些時日,我寧願自己去死,即使是跟她換肺……”李東鳳的父親跪地乞求說,希望有這方面的專家能幫幫他,救救自己的女兒。
  對此,省武警總醫院急診科的孫楊醫生也表示,他們也不會放棄任何救治李東鳳的機會。
  □記者李一川實習生牛林林文記者李康攝影
  醫生提醒|“百草枯”雖標註為“低毒”,但對人來說很要命
  孫楊表示,他們醫院是目前我省接收“百草枯”病人的定點醫院,幾乎每周都要接收類似與家人生氣服下“百草枯”的病人,“年齡都不大,往往不知道這種農藥帶來的致命性後果。”
  據瞭解,百草枯是一種除草藥,價格便宜,在農村應用普遍,因為瓶上標註“低毒”,很多人就以為喝一點不要緊,洗個胃就沒事了,所以不少夫妻鬧矛盾、鄰裡糾紛,賭起氣來拿起來就往自己嘴裡灌。
  “百草枯的致死量在5-15毫克,服用1小時後就足以致死。目前,其他農藥基本可以通過洗胃的方式進行有效救治,唯獨它沒有特效解藥來解毒,死亡率非常高。”孫楊醫生說,百草枯的致命性在於使肺纖維化,且具有不可逆性,病人最後往往因呼吸衰竭而死,而在這個過程中病人的意識往往是清醒的。
  “我希望農村能加大對百草枯毒性方面的知識普及,我省是農業大省,更要加強這方面的宣傳。”孫楊說。
  最新進展|百草枯將於2016年7月1日停止銷售
  近年來,包括大河報在內的媒體以及醫療界的專家們一直在呼籲:停銷百草枯。
  目前,該藥已被20多個國家禁用或嚴格限制使用。
  2012年4月,農業部、工信部、國家質監局等三部委聯合發佈百草枯水劑限產令,規定2014年7月1日起停止其生產,2016年7月1日停止銷售和使用。
  “在停止銷售前的兩年緩衝期,主要是要慢慢消化已生產的百草枯。可百草枯除草效果好,老百姓認知度高,我們在調查中發現,其仍被大量使用,而且價格也出現較大漲幅。”河南農大一位植保方面的專家告訴記者。
  孫楊醫生提醒,相關部門還應重視另一個現象,那就是在其他農藥中摻入百草枯,警惕“換湯不換藥”。此前他們就接收過一位病人,說是草甘膦中毒,而詳細檢查和化驗後發現,仍為百草枯中毒。
  對於誤服百草枯的應急處理,孫楊說,百草枯在使用中會與土壤迅速鈍化而失活,所以遇到這種情況應立即灌服普通粘土泥漿水、肥皂水,同時立即就醫。K  (原標題:父親願為她“換肺”求助全國醫院)
創作者介紹

空間規劃設計

dw18dwpm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